踏雪而来小乌骓-追文专用号

慎fo。(欢迎取关)
吃得很杂,目前主刀乱圈。
偶尔po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丸记事|主三日】毛茸茸系列之晒太阳②

-写点段子喂自己吃糖

-呃……说实话不建议关注,因为以后正文肯定不会在这个号上发,就最近休整期用用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集合了我家各种非人类审神者和他们家婚刀三日月宗近的日常,全员男审

-咳,那什么,不要相信标题的系列

-CP都是男审x三日月,哪怕正文是三日审这里也是主三日!

-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攻受分别(二哈.JPG)

-私设多

-慎

-想看什么日常自己评论里点啊,别客气

-想吐槽提建议也都随意哈

-艾特一下两个发文ID: @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沧海巫山-花式宠刀 

————————————


-双系飞龙-


春日午后的暖阳洒落在身上,晒得万物都有些懒散。


三日月宗近坐在万叶樱下,面前摆放着一个做工精致的木制棋盘,棋盘上的黑白棋厮杀得正酣。他未着手甲,纤长的手指执起一枚白子,只稍稍斟酌片刻便优雅而干脆地落了子,原本僵持不下的局面顿时就像是滔滔不绝的洪水终于将堤坝冲出了一道口子一般,白子转瞬就占了上风,隐隐有将黑子逼入绝境之意。


趴在棋盘对面昏昏欲睡的巨龙见状长尾轻轻一甩,尾尖灵活地卷起了一枚黑子,他皱着眉盯着棋局看了半天,仍是迟迟无法落子,最后干脆又把棋子扔回了盒中。


“我输了。”他道,声音里透着几分疲倦,倒是没有半分不服气的意思。


“主公心不在此,又怎么能赢得了。”三日月宗近笑了笑,温声道。


他将棋子一一放入盒中,同棋盘一起收入专用的箱子里,然后起身走到审神者跟前蹲了下来,伸手以指腹在龙的鼻子周围轻轻按压:“怎么这么累?换鳞期不是还没到吗?”


“嗯……”从鼻尖传来的如过电般略微酥麻的快感中夹带着无法忽视的痒意,巨龙偏头躲开了三日月宗近的手,闷声道,“前段时间吃得太多,提前了。”


付丧神先是一愣,随即禁不住一晒:“那这几天就好好歇着,反正粟田口的短刀都接回来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博多和一期他们就好。”


回应他的是张大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的巨龙。


三日月宗近淡定地摆正了自己被审神者打哈欠时带起的气流吹歪的发绳,伸出双手贴在巨龙的嘴边,轻轻唤了他一声:“主公。”


巨龙似是有些不耐,长尾甩了两下才不怎么情愿地睁开一双蒙了水雾的蓝色蛇瞳:“干嘛?”


“去太阳底下睡,你换鳞期间要多晒晒太阳才好。”三日月宗近嗓音温软,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带着一抹真切的笑意,极有耐心地连哄带劝,“乖,我跟你一起去。”


“……”审神者用行动诠释了何为不动如山,他固执地趴在那里,似乎是认定了三日月宗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挪得动他半分。


“主公。”


“……”


“主公。”


“……”


“主公。”


三日月宗近坚持不懈地在巨龙耳旁唤着,一声接着一声,没有半点要妥协的意思。


审神者终于被付丧神扰得不胜其烦,他抬起一只巨大的前爪,轻而易举地掀翻了对方并压在了爪下。


龙爪紧紧扣在地上,只给三日月宗近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呼吸,连抬手和翻身的空隙都没有。


三日月宗近轻轻叹息了一声,继而又低低地笑起来,巨龙伸过头去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温热的鼻息近距离地喷洒在脸上有些痒,三日月宗近禁不住偏了偏头,脸上笑意却是不减,一双仿若融进了黎明与深夜交替时的天空的眼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巨龙:“御前样,陪我去太阳底下躺会儿可好?”


审神者蓦地睁大了那双漂亮的蓝眸,头低得几乎要和三日月宗近鼻尖碰鼻尖了:“你……叫我什么?”


付丧神的唇角又上扬了几分,目光温柔而又专注:“御前样。”


“唔……”被三日月宗近看得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的巨龙叹了口气,收回前爪慢吞吞地站起身,“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他说着便扭头自顾自地向阳光下走去,长长的尾巴拖在身后,像是条巨蟒一样在草地上划出蜿蜒的压痕。


又一次成功把审神者哄得心花怒放的三日月宗近拎起一旁的箱子,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龙的尾尖就在付丧神跟前晃悠,他禁不住玩心大起,俯身抓住了它。


巨龙没有回头,三日月宗近听到他似乎是低低地笑了一声,随即那细长的尾尖就像灵蛇似地一转,轻轻缠上了他的手腕。


——————————

总感觉每次都文不对题(二哈.JPG)

把自己写困了x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