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淵-需要催更的咸鱼

慎fo。(欢迎取关)
吃得很杂,目前主刀乱圈。
偶尔po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本丸记事 | 主三日】毛茸茸系列之晒太阳③

-写点段子喂自己吃糖


-呃……说实话不建议关注,因为以后正文肯定不会在这个号上发,就最近休整期用用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集合了我家各种非人类审神者和他们家婚刀三日月宗近的日常,全员男审

-咳,那什么,不要相信标题的系列

-CP都是男审x三日月,哪怕正文是三日审这里也是主三日!

-其实好像也没有什么攻受分别(二哈.JPG)

-私设多

-慎

-想看什么日常自己评论里点啊,别客气

-想吐槽提建议也都随意哈

-艾特一下两个发文ID: @千亦-麻璃央世界第一可爱 @沧海巫山-花式宠刀

————————————

-堕天使-


三日月宗近刚在城堡的花园里享受了没一会儿的太阳,一直安静地趴在他身边的维吉尔忽然鼻翼轻轻翕动两下,敏感地睁开了眼,那对宛若色泽深沉的宝石的蛇瞳眨了眨,黑色巨龙忽地抬起上半身,直直地盯住了天际。


“维吉尔,怎么了?”三日月宗近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靠到巨龙身侧,抬手轻抚着他的脖颈问道。


维吉尔没有回头,只是冲着天空发出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长啸,他身上那些带着骨刺的薄膜顿时像是受惊一般尽数竖起张开,随着龙啸不断地颤抖。


意识到什么的三日月宗近朝着黑龙注视的方向望去,只见天边有什么正在向这里飞来,速度极快,他刚看到的时候那还只是个小黑点,但不过片刻功夫,就已经能清楚看到对方的轮廓。


“做得好。”三日月宗近以近乎呢喃的声音说道,他轻轻拍了拍黑龙的颈侧,禁不住抬手覆上心口,在胸腔里炽热地跳动着的存在如此清晰,一下、两下……急切得似乎随时都会跳出禁锢它的血肉。


来者的心焦程度显然丝毫不亚于三日月宗近,他在维吉尔的龙啸声中似一股黑旋风般直扑而下,甚至未及落地就张开双臂将对方抱了个满怀。


紧紧贴着自己的这具身体是如此温暖,环住腰背的手臂带着熟悉的力度和触感,一切都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然而三日月宗近却迟迟没敢有任何动作,似乎是生怕这只不过是一场幻梦,他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打破它。


大概是半天没有得到回应有些不安,一直埋在三日月宗近肩窝的那颗脑袋动了动,随即一把他无比熟悉的清冷淡漠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三日月,你……不想看见我?”


堕天使难得带着点委屈的声音令三日月宗近回过神来,他低低地笑叹一声,抬手环住了对方:“怎么会……我想你想得寝食难安,可是又怕这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仍不知你的归期究竟是何时。”


“……”堕天使抬起头看着三日月宗近半天,半晌他冷着脸问道,“谁教你的?”


“克洛伊?”


“主公都猜出来了还要问我?”三日月宗近笑起来,他腾出一只手,指尖顺着攀上堕天使苍白左侧脸颊的黑色藤蔓标记一路逡巡至那道被碎发遮掩住的狰狞伤疤,他盯着疤痕看了半晌,最后轻轻道,“话是克洛伊殿下教的没错,但我是认真的。”


“……”堕天使沉默半天,眼中的情绪愈发深沉,几乎将一双红宝石般的眸子都染成了暗红。


他抬手抓住三日月宗近仍然停留在他脸上的那只手,手指穿过他的紧紧扣住,就着这样十指相扣的动作他道:“别用那个称呼,叫我名字。”


三日月宗近笑着颔首,从善如流地改了口:“艾维斯。”


这个许久未曾叫出口过却早已在心头徘徊过无数遍的名字甫一由他自己说出,三日月宗近才终于有了一种真实的感觉,那颗自醒来后就一直找不到归宿的心也落回了原位。他轻轻挣开堕天使的手,重新伸臂环住了对方。


三日月宗近伸手摸到艾维斯的背后,三对崭新的黑翼好好地长在那里,他捉住最上面那对翅膀的翅根,以指腹轻柔地顺着上面那些细小柔软的羽毛的生长方向一下下地抚摸着。


翅根是艾维斯全身最脆弱的地方之一,已经有许多时日没有被人这样触碰过那里的堕天使先是不太适应地绷紧了身体,但他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像只猫似地从喉中吐出一阵阵愉悦的低呜,被照顾着的那对翅膀也微微颤抖着舒展开去,羽毛顿时糊了来不及避开的黑龙一脸。


敢怒不敢言的巨龙颇为委屈地看了一眼正忙着和三日月宗近黏糊的自家主人,思忖片刻后他还是决定识时务者为俊龙,默默地把头藏到翅膀底下假装自己是尊雕像。


“三日月,我想你了。”艾维斯重新伸手将三日月宗近拥入怀中,他低下头,边凑在他的颈侧来回磨蹭着边道。


回应他的,是三日月宗近再度收紧的双臂,以及紧贴着的胸口那里传来的、宛若擂鼓似的心跳声。


——————————
又一次偏题系列
假装有着羽毛翅膀的堕天使也是毛茸茸的()
怎么感觉这对不够甜???
复健中
正文它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待着()
瞎【】写写,让各位看官见笑了(抱拳)x
最近思路很慢…没有产粮是日常(ノДT)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