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追文专用号

慎fo。(欢迎取关)
吃得很杂,目前主刀乱圈。
偶尔po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PM综刀乱|三日审】融雪之月 -2-

-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精灵宝可梦(简称PM)背景的刀审(三日审)综漫向

-大陆为原创大陆,有私设

-最初更新在贴吧,更新会两边同步的

-贴吧还在招人,链接走起

-旅行日常向

-是在本丸背景的三日审无法更新期间的补粮()

————————————


第二章:失败的早餐与对战评估

 

窗外天空的鱼肚白逐渐褪去,耀眼的阳光自天际蔓延开,三日月宗近的生物钟准时地将他叫醒,青年眨眨眼,翻过身就想伸个懒腰舒展一下筋骨,谁知手臂还未完全伸展开便被人握住了手腕。

 

“?”三日月宗近顿时愣住,他偏头望去,正撞进一双满是笑意的琥珀色眼睛里。

 

“……”三日月宗近沉默了,眼前的男人虽然和苏久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但浑身散发出的气质却截然不同,那只抓着自己手腕的手上传来的温度也要比正常人的平均体温稍稍高了那么一点。

 

三日月宗近轻轻笑起来,眸中的新月随着光线的变化时隐时现,他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抚上“苏久”的头发揉了揉:“早安,悠希。”

 

他话音刚落,眼前的景象便如同被打破的佐罗亚克的幻象一般支离破碎,细碎而柔和的光芒闪过,原本侧躺在距离他不到半尺的地方的男人瞬间就变回了蓝白相间的精灵。

 

拉帝欧斯漂浮到空中,弯下修长的脖颈凑近了三日月宗近:“エ——”

 

“怎么了?”

 

拉帝欧斯眨眨浅红色的眼眸,伸出爪子抓着三日月宗近的衣服想把他直接从床上拽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青年注意到了从门缝里飘进来的一丝异味,那是一种非常难以形容的味道,并不仅仅是单纯的焦糊味。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并不是让人那样愉快的回忆,三日月宗近脸上的表情都凝滞了一瞬,他拍拍拉帝欧斯的爪子,轻声道:“我知道了,别担心,我很快就去。”

 

 

正如三日月宗近所预料的那样,一门之隔的厨房里的情形不可谓不惨——脏掉的锅碗瓢盆乱七八糟地堆满了水池,糊得像黑炭般的蛋糕被放置在烤箱上方等待冷却后再进行处理;炉灶上的小锅里不知在煮着什么东西,里面粘稠的深色液体散发着奇怪的甜腻气味;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站在灶台前,一边被这浓烈的气味呛得咳个不停一边左手锅铲右手抓着平底锅的柄,第不知道多少次试图将底面又焦了的煎蛋翻个个儿。

 

“火开得太大,蛋打得太早了。”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从背后伸过来关掉了两个正在工作的煤气灶的开关,苏久回过头,正看见三日月宗近微微蹙着眉头的模样。

 

“抱歉,吵醒你了?”

 

“没有,我到点了就会醒。”三日月宗近说着抓过男人的右手,因为袖子卷起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被飞溅的热油烫出不少不大不小的红点,但更令人担心的是被已经染血的纸巾胡乱包裹了几圈的手指指尖,“切菜伤到的?”

 

苏久应了声,不置可否。

 

三日月宗近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厨房后果断放弃了立即收拾干净再重新做一份早餐的念头,他拉着苏久走到客厅把人按在沙发上坐好,转身打算去卧室拿自己随身携带的急救包。

 

“别用你自己的,玄关旁边的小储物柜里就有,我是怕来不及做好早餐就暂时随手包了下。”

 

青年没作声,调转方向取来了急救专用的药箱,清洗双手后抓过男人的右手开始给伤口清创消毒。

 

 

一直到包扎完毕苏久也没有说一句话,三日月宗近看穿了他的心思,青年温和地笑了笑,伸手拍拍男人的肩膀:“阿久,别放心上,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辛苦了。”

 

苏久抬眼看着三日月宗近,缓缓点了点头:“好。”

 

“还有这个,谢谢。”他举起手,冲对方轻轻晃了晃被妥善处理好的右手。

 

“ひ、さ……ちゃん——”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钻出来的拉帝欧斯悄悄飞到苏久的背后,两只爪子捂住他的眼睛磕磕绊绊地吐出了几个音节。

 

“悠希。”苏久被拉帝欧斯逗乐了,他微微扬着嘴角,抬手拉开了精灵的爪子,“霜月他们应该快回来了,洗洗手准备吃早饭了。”

 

“悠希已经学会说话了?”原本正收拾着药箱的三日月宗近闻声抬起头,饶有兴致地问道。

 

电子锁的“嘀嘀”声恰好在此时响起,苏久边示意拉帝欧斯先去帮忙拿东西边自己也站起了身:“还没那么快,现在只能勉强发出几个常用词的音节。”

 

“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很好,不如改天你教教悠希?”他半开玩笑道。

 

“我没意见。”三日月宗近笑着应下了。

 

 

早饭过后苏久按着前晚的计划带三日月宗近来到了精灵中心后面自带的训练场,打算对青年的精灵对战能力进行简单的测评。

 

“琥珀、未来,拜托了。”三日月宗近俯身揉了揉六尾和伊布的头,笑着冲他们眨眨眼,比了个“加油”的口型。

 

“五月、响,上吧。记得点到为止。”苏久弯腰把临时用的树枕递给树枕尾熊抱着,目送着小家伙慢吞吞地翻滚到了青藤蛇的身边。

 

“ル——”临时担任起裁判一职的路卡利欧用力挥下手臂示意战斗正式开始。

 

“琥珀,对着青藤蛇用喷射火焰;未来,对树枕尾熊用铁尾。”

 

“コン——”

 

“ブイ——”

 

六尾身后六条蜷缩着的尾巴猛然张开,他长啸一声,从口中吐出与那娇小的身体所完全不符的炽热火柱;而他身边的伊布也不甘示弱,棕毛的小精灵凭借着优秀的跳跃力跃上半空,银灰的光芒覆上那根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他半侧过身体,借着下落之势将尾巴狠狠向树枕尾熊击去。

 

“响,摔打之后接岩崩;五月,藤鞭避开后用叶刃。”

 

看上去似乎永远处于深度睡眠的树枕尾熊却意外的灵活,就在伊布的铁尾即将挨上他的前一刻,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样皱起眉,整个身体猛地一歪向一旁倒去,以毫厘之差的距离避开了伊布的攻击。紧跟着树枕尾熊又用树枕在地上一撑,借力移动到了伊布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还没站稳的对方向对面以投球的姿势扔飞了出去。

 

“ブイ!”好在受到惊吓的伊布及时在半空调整了身形,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回地面,只是还没等他喘上一口气,视线就被十几块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岩石以及借着它们的掩护高举叶刃冲过来的青藤蛇所占据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在注意到六尾和伊布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的时候苏久果断喊了停,他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能量方块分给了青藤蛇和树枕尾熊各一块,又把余下的两块交给了彩粉蝶让他带给对面的两个小家伙。

 

“ジャ。”青藤蛇三口两口吃掉了能量方块后冲苏久挥了挥短短的小爪子,便一溜烟地跑到了风速狗的背上,寻着他最喜欢的位子舒舒服服地躺下了。

 

树枕尾熊早在战斗刚停的时候就一把扔掉了临时的树枕,他一面慢吞吞地嚼着能量方块,一面轻车熟路地摸到了苏久身边,抱着男人的腿不紧不慢地爬到了他一贯喜欢待着的地方。

 

“阿久。”三日月宗近带着基本恢复精神的六尾和伊布走到苏久身边,在瞥见突然显形的拉帝欧斯爪子上抓着的小巧机器后他有些不解地歪了歪头,“这是……?”

 

苏久从拉帝欧斯那里接过机器,边摆弄边道:“是专用于录下对战实况的迷你摄录机,悠希所在的位置视角比较清晰所以经常拜托他帮忙拍摄。”

 

三日月宗近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听着,果不其然,没几分钟后苏久就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眸里隐隐闪烁着自从再次见面以来头一次出现的、名为兴奋的神色:“这一次的录像很清楚,趁还有时间我们现在就去复盘总结一下。”

 

说完他甚至不等三日月宗近对此作出什么回答,径直就拉过对方并招呼上两人的精灵向精灵中心的入口走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