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追文专用号

慎fo。(欢迎取关)
吃得很杂,目前主刀乱圈。
偶尔po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PM综刀乱|三日审】融雪之月 -3-

-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精灵宝可梦(简称PM)背景的刀审(三日审)综漫向

-大陆为原创大陆,有私设

-最初更新在贴吧,更新会两边同步的

-贴吧还在招人,链接走起

-旅行日常向

-是在本丸背景的三日审无法更新期间的补粮()

————————————


第三章:野路子与系统教学与迟来的成人礼

 

“嗯……果然是这样。”

 

“?”

 

“你的基础知识很扎实,但是缺乏实战经验,所以无法很好地将那些东西运用到战斗中。毕竟真正对战的时候情形是千变万化的,当你能够根据现场的状况灵活作出应对的时候你绝对会比现在强上十数倍。”苏久说着将进度条拖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又将速度调成了0.5倍速,“你让伊布用铁尾试探树枕尾熊的想法没有错,但其实更好的选择其实是高速星星,毕竟在不清楚对手实力的情况下先不要贸然近身比较好。”

 

三日月宗近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应对岩崩的时候你让六尾用挖洞带着伊布一起躲避,这对策很漂亮,不管是你的指令下达还是精灵的反应都相当快。有练过很多次?”

 

青年轻轻揉着蹲在他腿上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的两只精灵,应了一声:“承蒙夸奖。”

 

“不过还是不够。”苏久话锋一转,稍稍将进度条往后拉了一点,“挖洞之后的节奏没有跟上,青藤蛇虽然速度上有明显优势,但挖洞如果运用得好,抢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做出攻击是有可能的。”

 

三日月宗近俯身把进度条拉回六尾刚带着伊布钻入地底的时候,他反复看了两遍,沉思片刻后道:“如果让六尾和伊布在地下用电光一闪的话,应该能够达到那个速度。”

 

‘在地下使用电光一闪?’

 

从未考虑过的方法让苏久也不由得一愣,但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眼神瞬间一亮:“原来如此。你们学校还教这些?”

 

三日月宗近笑起来:“学校确实教了很多,还有一小部分是我们自己改良过的。”

 

他顿了顿,又带着几分好奇问道:“我以为你们部队的教学会更严格?”

 

“那是现在。”男人微微偏头看向窗外,半眯起眼神色里透着掩不住的怀念,“我们那时候都是以各种实战训练为主,教官只教最最基本的一点东西,剩下的都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

 

 

对战视频虽然不长,可真的要分析起来所花费的时间却也非同小可,两人在沙发上足足讨论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结束了这次复盘。

 

“我去准备午餐。”

 

“不用。”苏久关上多功能平板,一面起身一面用左手按揉着右肩和脖颈,“午餐早就订好了,应该很快就会送过来的。”

 

“我帮你?”

 

“没事,我自己来。”似乎是生怕三日月宗近会突然伸手过来,苏久下意识地侧过身后退了半步,仍然挂在他手臂上的树枕尾熊不知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皱着眉发出不同于往常的略显低沉的叫声。

 

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三日月宗近眼中透出一丝疑惑,但青年仍然选择了缄口不言,恰好这时门铃响起,他冲男人微微颔首,转身前去开门。

 

 

午餐混合了萨摩、北海以及阿罗拉三个地区的独有风味,尽管听上去有点不靠谱,味道却令人无可挑剔,就连向来对料理要求甚高的三日月宗近都对其作出了肯定的评价。

 

“叮咚——”

 

两个训练家和精灵们刚收拾完桌子,沉寂了一个多小时的门铃就再度响起,对此情况心知肚明的苏久朝着路卡利欧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

 

“阿久?”突然被转到身后的苏久蒙住双眼的三日月宗近试探性地问了一声,“这是……”

 

“别说话,等着。”

 

三日月宗近没有等上很久,没过两分钟苏久就松开手退到了边上,拉帝欧斯飞过来绕着他转了一圈,最后示意他看桌上——

 

两人正好够用的方桌上摆着一个几乎占满整张桌面的大蛋糕,蛋糕以覆着淡奶油的胚子做底,四周用浅色系的果酱细细地拉了一圈漂亮的花与藤蔓,蛋糕面上则是以淡奶油制成的花朵包围着一圈浅蓝的星星与新月,正中央空出来的地方写着‘三日月宗近,成人ぉめでとございます’的字样。

 

“三日月。”苏久像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才终于鼓起勇气上前两步伸手轻轻抱住了三日月宗近,“恭喜成年。抱歉原本说好你成人礼那天我要去的,但这边实在脱不开身,所以现在给你补一个。”

 

三日月宗近愣了愣,片刻后他回过神来,抬手回抱住了苏久:“阿久,谢谢。”

 

他又看向精灵:“也谢谢你们。”

 

“三日月。”苏久拍了拍三日月宗近的肩膀,“去切蛋糕吧。”

 

“嗯。”

 

 

晚餐过后三日月宗近带着两人的精灵出门消食,苏久在阳台站了一会儿后就一头钻进卧室开始对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做最后的核对,等他终于确认完所有细节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去了大半。

 

“还没回来吗……”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犹豫半分钟后决定先进浴室洗个澡。

 

 

“我回来了。”和精灵一起散步回到小精灵中心的套间的三日月宗近,刚推开门就看见赤着上身、头发还在滴水的苏久站在沙发边上百无聊赖地调着电视节目,他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屏幕上的内容变换得飞快,看得人眼花缭乱。

 

“你们出去了好久。”苏久偏头看了眼三日月宗近,又把目光转回电视上,“凉茶在厨房,要喝自己倒。”

 

三日月宗近没作声,径直走到苏久身旁拿过他手里的遥控器放到茶几上,取下他搭在右肩的毛巾盖到他头上以适中的力度擦拭起来。

 

“唔……”一如记忆中的那样,苏久并没有对此举动表现出任何抗拒的意思,相反三日月宗近能感受到他整个人都瞬间放松了下来,甚至像只被太阳晒得皮毛都暖洋洋又被训练家好好照顾了一番的猫老大那样半仰起头,将脆弱的咽喉彻底暴露了出来。

 

按下心里那点想伸手去挠苏久下巴的冲动,三日月宗近将视线移到了那道从他右肩肩胛骨起斜着贯穿过整个背部的狰狞伤疤上,他的眼神暗了一暗,但最后又被克制住了,恢复了惯常的温和表情。

 

敏锐地察觉到三日月宗近的目光的苏久并未主动挑起话头,他半阖着眼,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放任自己沉浸在这久违的宁静时光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