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淵-需要催更的咸鱼

慎fo。(欢迎取关)
吃得很杂,目前主刀乱圈。
偶尔po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PM综刀乱|三日审】融雪之月 -1-

-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精灵宝可梦(简称PM)背景的刀审(三日审)综漫向

-大陆为原创大陆,有私设

-最初更新在贴吧,更新会两边同步的

-贴吧还在招人,链接走起

-旅行日常向

-是在本丸背景的三日审无法更新期间的补粮()

————————————


第一章:时隔十三年的再会

 

豪华巨型游轮“御风号”在悠扬的汽笛声中稳稳停靠在白金市的港口,它来自与萨摩大陆比邻的北海大陆,尽管外表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少数几艘几乎能在任何天气下出海的游轮,船内一应俱全的设施和服务与相对其他游轮而言更实惠的价格让它成了不少时不时就需要在两地之间往返的人们的首选。

 

船只靠岸不过几分钟,早在船舱各个出口等候的船员们已经熟练地打开舱门放下了连接着它与陆地的扶梯,待确认一切正常后船长随即通过广播将可以下船的消息告知了全体乘客。

 

三日月宗近随着人流慢慢走下楼梯,大约是因为呼吸到了来自陆地的新鲜空气,早前由于晕船而一直窝在精灵球里假寐的六尾相当娴熟地离开了那个以黑灰色为底色的球体,迈着优雅的步伐跟随在青年身边。

 

港口聚集着不少前来迎接的人们,三日月宗近张望两下,最后目光落到了那名站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的年轻男性身上,仿佛是心有灵犀,原本正对怀里的陌生精灵说着什么的男人蓦地抬起头看向了他这边。

 

和男人视线相对的第一秒三日月宗近不由自主地打心底感到一阵冷意,幸而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对方似乎是笑了笑,继而大步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等走到近前三日月宗近发觉男人比自己还要稍微矮上了那么几公分,身形也显得比照片上更加瘦削,看上去似乎随便哪只初生的精灵用招起风就能把他吹倒。

 

“ブイ!”三日月宗近还没来得及开口,一直牢牢占据着他左肩的伊布就发出了短促清脆的叫声,小家伙直起身子,黑亮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蓬松柔软的大尾巴也因为情绪高涨而欢快地摇了两下。

 

男人的神色忽地柔和下来,嘴角微微勾起,他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伊布头上的绒毛,惹得小家伙低低地叫起来,并用头去蹭他的手心。

 

“……阿久。”三日月宗近停顿片刻,最后还是叫出了那个两人都熟悉无比的称呼,青年弯起眉眼,笑意清浅又温和,“好久不见。”

 

苏久抬眸看向三日月宗近,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抬手和以前一样摸摸后辈的头,却发现许多年没见对方早已长得比他还要高了。男人笑了笑,收回手重新托住那只窝在他的臂弯里紧紧抱住他右手手臂不放的树枕尾熊:

 

“十三年了。真的是好久不见,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微笑颔首,他没有苏久那么多的顾虑,爽快地上前一步,轻轻将男人连同他怀里的精灵一起拥住。

 

“三、三日月?”苏久都记不得上一次和人有这样亲密的接触是什么时候了,他登时无措起来,僵着身子站在那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反倒是挂在他身上的树枕尾熊依然睡得死沉死沉的,半点影响都没有受到。

 

感受到男人一下子绷紧的身体三日月宗近心里的那团迷雾愈发浓厚,但他并未动声色,只拥抱对方片刻便松开了手:“抱歉抱歉,吓到了吗?”

 

苏久摇摇头:“没事,只是稍微有些不习惯。”

 

说罢他像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般侧过身,道:“你坐了那么久的船,先去小精灵中心休息下,我顺便跟你聊聊之后的计划。”

 

 

白金市很大,好在苏久选择的小精灵中心是临近码头的那所,步行不过十来分钟就到了。

 

苏久带着三日月宗近站在房间门口,临开门前他又有点不太放心地转头再次叮嘱了一遍注意事项,在青年好脾气地点头答应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

 

贵宾级的双人间宛若一套小型公寓房,进门先是有个小小玄关,再往里两步才能完全看见房里的景象——开放式厨房的灶台上一口小锅正在嘟嘟地煮着什么,系着围裙的路卡利欧站在边上全神贯注地用勺子搅拌其中的液体;正对玄关的小客厅里风速狗卧在茶几旁,浓密柔软的鬃毛里一只在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的青藤蛇,似乎是刚刚醒来的模样。

 

“ピ——”柔软而悠扬的叫声突然响起,三日月宗近循声望去,有着漂亮的大海花纹的彩粉蝶扑扇着翅膀从半掩的卧室门后飞出,在路过苏久的时候轻轻晃动了两下头上的触角同男人打过招呼后才慢悠悠地停在了他跟前。

 

“ピ?”彩粉蝶盯着三日月宗近看了一会儿,歪了歪头,声音里透出一丝迷茫,他晃晃头上的触角,似乎是在传达什么信息。

 

“怎么了?”三日月宗近轻声问道,彩粉蝶发出两声短暂的虫鸣,随即便飞到了边上。

 

“?”

 

还没等三日月宗近再次开口询问,他就感受到一股细微却突兀的气流开始在身边环绕,同时仿佛有道看不见的目光正在一遍遍地上下打量着他。这情形本该会让人觉得不适,但三日月宗近仿若未觉,他仍是微微阖着眼眸,脸上带着温和的浅笑,安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的耐心得到了回报。

 

就像是某种魔术又或者是梦境一般,一只蓝白相间的精灵缓缓在三日月宗近的眼前显现,他悬浮在距离地面不到一尺的地方,半弯着修长的脖颈,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

 

三日月宗近抬头同拉帝欧斯对视片刻后忽然伸出手去覆上精灵的脖颈顺着那些细小柔软的羽毛轻轻摸了两下:“你就是悠希吧,阿久刚刚一路上提到了你好多回呢。”

 

回应他的,是拉帝欧斯出其不意的熊抱。

 

突然被拉帝欧斯紧紧抱住的三日月宗近愣怔片刻后反倒是爽朗地笑起来,并返还给了对方一个拥抱:“哈哈哈,这还真是热情啊。”

 

“……”完全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苏久在一旁几乎看呆,直到路卡利欧在将煮好的果茶放到茶几上时杯底与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后他才回过了神。

 

“悠希,三日月他们刚下船,先让他们休息一下再说别的。”

 

拉帝欧斯闻言又像模像样地拍了拍三日月宗近的背,这才放开他飞到风速狗的背上颇为惬意地趴了下来。

 

 

三日月宗近的作息一向很规律,入夜之后苏久眼瞅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便收起地图招呼上一众精灵和他一起进了卧室。

 

趁路卡利欧和拉帝欧斯带着几只非火系的精灵先一步进去洗澡当儿,三日月宗近抱着六尾坐到苏久边上,火系的狐狸型精灵蹲在他的腿上,两只前爪扒住他手臂凑过头去嗅了嗅那只至始至终就没有睁过眼的树枕尾熊。

 

“是不是很想问为什么这只树枕尾熊没有抱着他的树枕?”

 

三日月宗近轻轻应了一声。

 

正在替树枕尾熊梳毛的苏久抬头看了一眼三日月宗近,复又低下去继续仔细地替小家伙梳理那身柔软的蓝色短毛:“响是孤儿,我去年在水月森林协助调查研究的时候从那边的护林员那里领过来的,据说是他刚一出生连树枕都还没来得及得到就失去了双亲,所以一直把我的手臂当成他的树枕,一旦放开就会变得很不安。”

 

“真是个坚强的孩子。”三日月宗近伸手替树枕尾熊挠了挠耳根,睡得正香的小家伙抖抖耳朵,梦呓般发出几声惬意的鼻音,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本能反应,他又把爪子收紧了几分,像是在无声地宣告着所有权。


评论
热度(7)